首頁 謀殺啟事 目錄

第一章 紅袍分尸

作者:機動巴人發布時間:2016-12-23 15:05 2970字

十年前我進入警校,有著很多選擇。因為性子比較犟,不想走爺爺的路,所以我選擇了他們從來都沒有接觸的過的刑警職業--法醫。

爺爺知道我的選擇后并沒有阻止我,而是分派了市里幾位優秀的法醫專家帶我。福爾馬林,尸體,內臟,血液……我的世界開始被這些圍繞,技能知識水平也在飛速的提升。直到五年前,我從警校畢業,順利進入警隊,心高氣傲的認為沒有從尸體上找不到的線索,結果報道當天,就遇到了棘手的案子。

報道當天接到報警,城南建筑工地發生了命案。本來這種事應該是主檢法醫隨行的,不巧的是主檢法醫張震在幾分鐘之前已經出警了,我就這樣被趕鴨子上架,以實習法醫的身份,奔赴了案發現場。

帶隊的人是潘鵬,他是我爺爺的老部下,一路上對我多有照顧,有說有笑。到了案發現場,氣氛頓時緊張起來。

圍觀的群眾有很多,紅黃色的警戒線已經拉了起來,分離了生與死。

我朝警戒線內看過去,一個三十多歲的中年人躺在一根粗大的水泥柱旁邊,脖子處有著一道分外醒目的紅疤,給人的第一感覺像是被割喉。但是他整個人躺在水泥柱的姿勢很怪異,就好像沒有骨頭一樣。而且最詭異的一點是他的穿著--古代新郎官的紅袍子。脖子處往外滴答滴答的流著血,把紅色的袍子染的更加的猩紅。再往下看,尸體面前的水泥地上,竟擺著一對血肉模糊的耳朵!

我雖然沒少跟尸體打交道,但卻是第一次直面這么血腥的場面,頭皮發麻的同時還讓我有些反胃,差點吐了出來。潘鵬,給我拿來手套,安慰我道:“在重案組,以后這種事還會經常遇到,慢慢來,去吧!”

我點點頭,準備到第一現場給死者做初檢??蛇@時候我感覺背后有人拍了我一下,回頭看過去,是一個頭發亂糟糟的女人,斜著眼對我說:“別去!”

“什么?”我皺了一下眉。這個人看著不像是警局的人,她怎么進到警戒線里面的。

“我說了,不想死,就別去!”

這個女子的聲音又加大了幾分,嚇的我一激靈。

這時候潘鵬和另一個警察連忙走了過來,拖著這個女的就走了--“這是警戒區,閑雜人等不得入內,出去!”

這個女的被強行拽了出去,但是她被拖走的時候還斜著眼瞅著我,看她那眼神,我覺著她的話不像是開玩笑。

“還愣著干啥呢?別聽這女的胡咧咧,她就是一神經病。趕緊的,待會兒記者就要來了?!迸所i在后面催我。

我提心吊膽的走近尸體,其實尸體并沒有什么恐怖的,只是剛剛那個女人的說的話,不想死就別過去,真的讓我對這個血腥的案發現場打心底有點發怵。

死者的面部表情很猙獰,看的出來死前一定遇到了什么不可思議的事情。我輕輕的扒開他的眼睛,渙散的瞳孔對著我,就好像他在盯著我看一樣,這種感覺很不是滋味,就跟他是活著的一樣。從瞳孔擴散程度還有傷口流血面積來看,死亡應該應該在半個小時之前,一個小時之內。

然后我朝尸體的傷口看過去,脖子處的傷痕很明顯,可是當我還沒剛碰尸體的頭部的時候,他整個頭顱直接從身體上掉了下來,滾到了我的大腿上。這突如其來的事嚇的我一屁股坐到了地上,血淋淋的頭也順勢就滾到了我的懷里。這一刻,他的兩只眼睛突然齊刷刷的睜開,滿眼怨恨的看著我,嚇得我差點就將這個頭顱給扔了出去!

“至于這么害怕么!”潘鵬在一旁把我給扶了起來,看著我懷中尸體的頭,又看了眼尸體說道:“這是一起分尸殺人案,把尸體剁成幾個部分又拼湊到一起,稍微一碰,整個的就散架了?!?/p>

我強打起精神朝剛剛的尸體看過去,發現尸體已經倒在了地上,胳膊和腿明顯的被割斷分尸了,如果不是那件紅色的袍子,恐怕尸體現在早就五零八落了。散落在地上的幾塊軀干,看上去竟然還有一分滑稽的協調。

潘鵬是見過大場面的,趕忙讓人把尸體給收起來,免得在現場引起慌亂。這是我第一次出現場,就遇到殺人分尸,還把尸體的零件重新給拼湊上去的場景,說不害怕那是唬人的。其實最讓我心底難安的不是尸體,而是剛剛那個女子說的話,還有后來尸體突然睜開的眼睛。

我下意識的看向已經被收起來的那個人頭,發現他的兩只眼睛是閉著的,根本沒有睜開的痕跡。但是為什么我卻感覺他的眼眶有些空……我叫過隨行的助理,讓他把尸體的頭拿過來再檢查一下,這一看不要緊,我竟然發現尸體的雙眼不見了!

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剛剛我明明是檢查過了尸體的眼珠子,好好的在那里,怎么這一會兒的功夫眼珠子就不見了?我叫過了旁邊的潘鵬,給他說了眼珠子的事,他卻懷疑我是不是看花了,說剛剛看我翻尸體眼皮的時候,他就發現尸體根本沒有眼珠子的。

我一下子就愣住了,我明明看到了尸體的眼珠子,而且尸體的雙眼還突然的睜開……如果尸體沒有眼睛,那么我看到的是什么?心里緊張的要命,我也不好變現我的驚恐,就沒有再做聲。

受害者的死因還無法判斷,不知道兇手是先殺了人分尸,還是直接把受害者給肢解了最后一刀斃命,只好回去等主檢法醫進行深度事件。我們把尸體一件件的給放到車上準備回去的時候,不知誰突然說了一句:“怎么少了一條胳膊?”

我本身心里就有些慌,聽他這一說就更覺著害怕了。我感覺到腳脖子有點粘乎乎的,又有點冰涼,就低頭看過去。這一看我就愣住了,死者丟失不見的那條胳膊正掛在我的褲腿上。

見這種情況,我嚇得連忙跺了兩腳,沒想到這胳膊竟跟粘在我褲子上一樣弄不下去。潘鵬過來幫忙,仔細一看,也傻眼了。這條胳膊根本不是粘在我的褲腿上,而是死者的手緊緊地抓著我的腳脖子!我嚇得一動也不敢動,潘鵬也沒有那么淡定了,帶著手套把死者的胳膊弄回去之后,坐在車里沉著臉一句話也不說。

沒想到第一次出警就遇到這么邪乎的事,尸體就在車的后面,我卻連頭也不敢回,就感覺后面好像有一雙眼睛在盯著我一樣。

一路上心驚膽顫的,可算熬到了警局。到了警局把尸體交給主檢法醫,這事就跟我沒有多大的關系了。

剛進警局的時候正好遇到主檢法醫,潘鵬過去搭話:“張震,你今天出啥現場去了,害的我們不得已讓新同志上場,嚇得不輕?!?/p>

聽的我怪不好意思,正想著快步離開的時候,張震的一句話卻讓我愣在了原地。

“別提了,今天我也差點嚇尿了!城郊那邊出了一件殺人分尸案,準確來說應該是肢解殺人案,兇手把死者的身體給卸了,又給裝回去。關鍵是我搬尸體的時候,那尸體的手還抓住了我的胳膊,真他娘的晦氣!”

不單是我,就連一旁的潘鵬也愣住了。

怎么會這么巧,難道真的撞鬼了?我莫名的感覺渾身不自在,張震甩了甩他的胳膊也就回去了。

潘鵬也看出了我的不對勁,就讓我先回去休息,一切明天再說。我估摸著他心里肯定也在犯嘀咕,只是裝的跟沒事人似的。

我一聽就趕緊的走了,巴不得讓尸體離我遠一些??墒菦]想到當我到了警員宿舍的時候,卻發現宿舍里亂糟糟的,床褥什么的被扔在地上,到處是水壺的玻璃碴子,而且墻壁上,有著一道清晰的血跡,就好像,是人在被割動脈的時候,噴出來的血灑在墻上一樣……

我大聲的叫過潘鵬等人,他們看到宿舍里的場景也呆了那么一小會兒。潘鵬看到宿舍里的場景,勃然大怒:“胡鬧,這是誰干的!去給我調監控,血樣進行DNA數據對比!他娘的,誰這么大的膽子!”

潘鵬雖然不是隊長,但是經過他手底下破的案子數不勝數,他的威望在隊里還是很高的,所以他一發話,立馬就有人行動起來了。

我愣在原地,東西沒有丟,唯一令我擔憂的和恐懼的,是墻上的血跡。這里是警員宿舍,我把行李放到這里直接就出警了,來回不足兩小時,這段時間發生了什么?新鮮的血腥味讓我再次緊張了起來,我知道,這是人血的味道,但是我不知道,這是誰的血,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?

這是我入警隊當法醫的第一天,故事,也就是在這里真正開了頭……

<

>
X
賞金2300
簡衣素行 略施粉黛 華服溢彩 珠光寶氣 絕世無雙
  • 23

  • 0

  • 0

  • 0

  • 0

  • 0

數量: 酒杯100小說幣 去充值
贈言:捧場
舉報不良信息X
舉報類型:
色情暴力
  • 色情暴力
  • 廣告信息
  • 政治反動
  • 惡意造謠
  • 其他內容
補充說明:

神閱讀文學是閱路文化旗下專注于男生閱讀服務的網站,于2016年9月正式上線。 閱路文化的愿景目標是“讓IP開發變簡單”,成為最專業的IP生態服務商, 主營業務包括小說發行、IP運營和作家經濟服務。

©神閱讀文學 2016-2016 京icp備案:16043940號-2

聯系我們

客服微信:shenyuedu2017

微信公眾號:大神閱讀

QQ客服:1828314267

關于我們 加入我們

湖北快3今天开奖结果